溫柔之必要

替大女兒取名時,我特別選了一個「柔」字,期許她能有顆溫柔的心。如今女兒長大,我也開始跟年輕人共事,難免好奇現在的女孩,個個都如此獨立優秀,會怎麼看待溫柔這件事?幾個晚輩看了彼此幾眼,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母親。


我們都想被包容

一個女孩回想起,媽媽總會載她去練琴,有天她貪睡不想去琴室,一氣之下,踢翻車上擺的一鍋湯,也沒道歉便揚長而去。然而媽媽並未責備她,默默清理了車子,也照常接她回家。女孩心生愧疚,卻又拉不下面子,趁著媽媽進房間,隔著一扇門,說了:「對不起。」媽媽聽了,隨即出來抱住她,回答:「沒關係,我愛妳。」


女孩們聽完,都直呼「太暖心」,但我忍不住多問一句:「如果換做妳是母親,妳會怎麼做?」那個女孩很自然地回答:「我會叫孩子擦乾淨!要學會為自己負責!」我們都因為前後的反差哈哈大笑。


包容當然是一種溫柔,但我也是母親,特別能懂「為了孩子好,才不可妥協」的心情。何況生命中,還有太多需要學習謙卑卻不低下,柔和卻不軟弱的時候。


我們都想被尊重
另一個女孩便提到,她大學時與一位教授亦師亦友,態度卻因此愈趨隨便,開始藉故翹課,還遲交了期末報告。她收到成績單後,認為自己報告寫得優異,不該拿這種分數,找了教授理論。然而教授在此事上毫不通融,女孩認為教授傷了她的面子,更傷了她的感情,自此不願和教授來往。出社會後,女孩終於理解教授當時的為難,也後悔自己的不成熟。


其他人聽了這個故事頗為驚訝,認為女孩總能替人著想,很難想像她有這段過往。我卻想鼓勵這個孩子,正是因為經歷這件事,她學會了「界線」。能夠尊重他人的獨特,同理別人的立場,如今的她才被稱為溫柔的人。


他們就是我們
最後一個女孩反問,我認為的溫柔是什麼?我想起一次送母親回家,開車進到單行道,母親行動稍微緩慢一點,而後方的車已經等不及,駕駛搖下車窗破口大罵,讓母親也很不開心。我沒有上前理論,倒是開了個小玩笑:「他可能急著上廁所吧。」


如今提到溫柔,很多人總會聯想到示弱,我卻覺得滴水能夠穿石:因為相信良善才能真正化解困境,所以選擇不計較別人的過失,為對方多著想一些,最終願意愛那不可愛的人。


這樣的溫柔,並不容易。但我很希望,不只是我的大女兒,或眼前這些女孩,更多的孩子,都能在人生各樣的難題前,以愛為前提。


給容易與人起衝突的孩子
遇到不合理的事情,確實會想要據理力爭。但學習溫和待人,並不是吃虧,因為很多事情不一定只能爭輸贏,先理解別人的立場或苦衷後,我們便有機會找到雙贏的解方,也讓自己的心更豁達。


與哀慟的人同哭,與喜樂的人同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