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後的彩虹

「黃太太,我們真的感到萬分遺憾。」


那一年,旻虹原本滿心等候丈夫返鄉吃年夜飯,誰知等到的卻是他的噩耗。公司安排她前往國外失事的現場時,她無法思考,只能不住祈求飛機上的是同名同姓的陌生人。然而一眼瞥見那枚訂情戒指時,旻虹崩潰了,那確實是自己最親愛的枕邊人……。


戴上面具過日子
原本喜氣洋洋的春節,成了一個失去色彩哀哭的日子。但旻虹堅持每年開車南下,帶著一雙兒女穿新衣、戴新帽,看望住在鄉間的公婆。但看著餐桌刻意空出的位置,簷下的風鈴叮噹響,總讓她心頭一痛,覺得二老或許沒有原諒自己。


「都是我的錯!如果我當初拉住他,別到海外打拚事業,什麼事都不會有了!」


旻虹夜裡總要咒詛自身一回。又像是要忘卻苦楚,除了燃燒生命全心工作,下班後再累也親自下廚做飯,陪孩子寫功課.直到在沙發上困頓睡去。而週末假日,她更戴起微笑的面具,投入各種公益活動當志工。因為唯有如此,別人才看不出她自身也是一個等待援手的女人。


同是天涯淪落人
有一天,經常一起做公益的麗香問她:「我感覺妳壓力很大。」旻虹防衛性地堆疊起笑意:「誰沒有壓力呢?那些弱勢家庭壓力更大呢!」


但麗香邀她活動結束後到家中作客。她回:「有什麼不可以呢?」誰知這個家裡沒有別人,只有一隻灰色貓咪,慵懶地躺在鞋櫃上。


「家人今天不在嗎?」旻虹不經意地提問,麗香卻若無其事地說:「啊,沒有啦,我獨居,家人好幾年前就都過世了。」


旻虹一驚,趕緊道歉,麗香卻表示不在意。經過解釋,原來在一場大地震後,一家七口只剩自己活著,包括丈夫、公婆和兒子們都罹難了。聽麗香輕訴自身的遭遇,旻虹不禁浮現「同是天涯淪落人」的感受,不禁開口:「其實,我也失去了最愛的人……。」


從那天起,旻虹漸漸敞開心胸,兩人成為無話不談的姊妹淘,也一同去參加教會活動。有次她終於忍不住在小組中泣訴:「最愛的人突然離去,也沒有機會見最後一面,真的很痛苦!」麗香沒有給她什麼大道理,只是傾聽,並分享說:「我也是。一開始完全睡不著,只能起來禱告,還有哭給貓咪聽,但還是睡不著,就這樣睡睡醒醒,過了好幾個月。」


生命的改變

孩子們都覺得旻虹不一樣了,笑容比以前更自然了,不再像是硬擠出來的牙膏。


旻虹告訴他們:「因為媽咪找到一群好同伴。她們聽到別人的難題以後,不會裝懂,而是誠實地說『我也是』、『我也不行』,然後陪我簡單地禱告,這讓我感到安慰。」


日子看似沒有什麼不同,旻虹依然忙碌,也持續做公益服務,春節連假照樣帶著孩子在高速公路上往返,把今年新的趣事告訴老人家。不同的是,心頭上的破口彷彿被堵住了,雨後心裡不再漥濕一片,而是風鈴搖曳,出門望見絢麗的彩虹。